江南的五月,是水嫩水嫩的五月,是青瓦白墻的五月,是古寺雲綠的五月。

走過鑲金砌玉的玉帶橋,再向裡走就是令人神往已久的蓮湖書院。

青石鋪路,紅木雕欄,路旁更有幾許翠竹掩映,竹影自顧自的婆娑。走在曲折回環的畫廊中,四周都是湘妃竹偎紅倚翠的影子。竹葉欲語人未語,竹子迎接我清涼的腳步,氤氳我的好奇。恍惚間,仿佛有竹子一樣的女子牽衣引路、牽我詩意滿滿的衣袖。待回頭,卻隻有風聲颯颯、雀影橫斜。“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獨行。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,一蓑煙雨任平生。”東坡居士早我一千年就等在這裡瞭,我到來時,還可聽到他穿著木屐,咯咯蹬蹬走路的聲音。東坡居士曾經走過的道路上,一步一泓詩意的煙雨,一步一泓妙悟的樵歌。那煙雨,清新而澄澈。

穿過幾扇拱形園門,繞過泉水跌宕的假山,火紅的芭蕉迎面而立,高大而端莊。芭蕉寬宥的葉片上,尚滯留著昨夜的露水,像是一樁樁、一件件朦朧未醒的殘夢。那是一位綠衣翠氅的佳人嗎?江南霧重,怕昨夜褻衣已濕,鬢鬟已透。峰煙漫溢,月輝遠薄,高墻內的相思,會愈發的寂冷嗎?!

蓮湖在一座遠山的腳下,瀑水瀲灩飛瀉,匯集成溪,溪湧成湖。湖廣且遼闊,終年綠煙纏繞,歌臺舞榭依勢而建,多巧奪天工,琴苑鹿舍盡擇幽而踞,皆匠心獨具。每到五月,霪雨綿密,如織絲絨,芰荷婷婷聳翠,蜻蜓盈盈立早。那是《晉。樂府》中:江南可采蓮,蓮葉何田田,魚戲何葉東,魚戲荷葉西的蓮,那是大詩人李白:“攀荷弄其珠,蕩漾不成圓”的蓮,那是周敦頤: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”的蓮,那是南唐李璟:“菡萏行銷翠葉殘,西風愁起綠葉間”的蓮。那一湖碧翠的荷葉,是由那一湖縹緲的煙靄凝聚而成的,那一湖淡雅的粉紅和潔白,是由湖岸上那眾多久久佇立、久久未去的的佳人的情思幻化而成的。暢遊湖上,槳聲咿呀,成群的金魚和肥碩的錦鯉掀船蹈浪,仿佛那錯落的聳立就像是一層層難以化解的愁緒。菡萏初生,紛紛藏匿於葉下,風來便嶄露頭角,風去便立刻心生怯意,唯唯諾諾,怕見生人,怕見我等凡俗之人,污濁之軀。

清櫻這時就坐在那湖中遠亭,裙綠袖也綠。清櫻是一位古裝的女子,烏雲似的青黛,斜插著綠瑩瑩的碧玉簪,粉面如蓮。脂粉俗庸,施之者多淺薄輕佻浮泛之流,可清櫻施之,卻渾然天成,猶如粉泛香蕊,質溢蜜甜,貌似盛唐絕世典雅的仕女。遊客輕至,立於清櫻或前或後,或左或右,留倩影一張,以作紀念。這是清櫻平常的工作,無論刮風下雨,也無論春秋冬夏。

遊客少時,清櫻便攜一柄琵琶,端坐於水榭間,撥弄那些宮、商、角、羽、徵。

清櫻彈奏時,黃鶯是最虔誠的聽眾,湖水也忘記瞭嗚咽。楊柳樂舞,蝴蝶喜而忘憂。蓮則如癡如醉,清櫻是蓮心心相印的知己、是蓮親密無間的姐妹。蓮說:我從未癡迷於那一湖煙侵雨潤的浪波,我從未留戀那畫舫龍舟所搖蕩的奢靡。我獨沉醉於清櫻彈奏的琵琶曲。清櫻詮釋的《春江花月夜》曲調優美:春江潮水連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;灩灩隨波千萬裡,何處春江無月明;江流宛轉繞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;空裡流霜不覺飛,汀上白沙看不見;江天一色無纖塵,皎皎空中孤月輪...。風景亦真亦幻,恍似夢境、恍似仙境,曲調不疾不徐,不亢不卑,舒緩陰柔,把張若虛理想中絢爛圖畫,演繹的淋漓盡致,浪漫至極。

我放下從蓮湖書院借來的線裝書,倚在離清櫻不遠的亭子裡,聽清櫻,輕盈的撥、挑、勾、按,聽她舒緩的彈皺那一池湖水,彈翠那一座遠山,彈散那一園鹿鳴,彈斷那一曲幽笛,彈碎那一地斜陽!

驀地感覺,一些潔白的蓮花,就開在清櫻熟稔的琵琶曲中,開在清櫻纖長白皙的玉指間,開在我遙望清櫻的視線裡。

在那煙籠霧罩的蓮湖中,清櫻是一朵開得最聖潔的蓮花!



《熱門族群》股東會報喜、旺季到,網通股帶勁
【散文】南昌,今夜不說愛你
失敗者的尾巴


LifeNest 防窒息3D網孔透氣嬰兒床護圍【優生】五點式汽車安全座椅 灰色布布童鞋 Disney迪士尼米奇經典手套藍色歐風兒童氣墊涼拖鞋(14~17公分) [ MHR724B ] 藍色款
英國林登Lindam加寬型自動迴旋雙向門護欄新加坡Spinkie蝴蝶枕-異想世界小獅王辛巴 有機棉乳膠塑型枕

oa6y1v2p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