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雕花紋水手襪 - CP值爆錶非逛不可 - 【韓國KW-韓時尚 】簡約風格子長版上衣【菟絲花】大尺碼-牛百葉寬鬆蝙蝠袖大碼T恤(共二色)--現貨+預購 - 好物狂銷
(女) MIZUNO 平織背心 - 路跑 慢跑 保暖 刷毛 戶外 美津濃 桃紅黃 - 嚴選情報Phyto-Blanc 美白保濕乳液 - 熱銷優惠推薦開箱文 - [只有1件] 抹茶碗 天目宙 木村盛康作

那是從來就沒有見過的霓虹!

---題記

文焰就在馬路上這麼蕩著,在假期之餘的偶然一個晚上。什麼原因,文焰早已忘記。但文焰心裡明白,這是第一次吵架後沒有主動聯系子嬌的結果。此時,沒有人來對他說話;沒有人來跟他打個手勢;甚至沒有人來看他一眼,因為他很普通,在大馬路上,他就是他,沒有什麼特別,他很孤獨,也很寂寞,更是心寒。

一點兒也不覺得疲憊,寂靜的夜。遠處散射的幽光中,垂著頭,眼神略顯呆滯,不覺間,他來到瞭一個十字路口,他抬頭一看,是綠燈,便徑直向前走去。可能是馬路對面的燈光更耀眼吧!雖然文焰心中佈滿帷幕,卻還能感受到一絲繁華的氣息,看著路旁花花綠綠的燈影。文焰停瞭下來。抬頭,“哼”,他嘴角抽動,苦笑瞭一下,在這個並不寒冷卻讓人渾身顫抖的深夜,可能隻有這些酒吧飯店,還有那些紅紅火火的霓虹燈來陪伴他瞭。

紅的紅,像一朵朵紅玫瑰,又有些像子嬌喝醉酒之後的臉蛋,藍的藍,像文焰曾經送給子嬌的藍玫瑰,幽靜、神秘,可能這些霓虹燈給走在地安門的人帶來瞭光明,可是它並沒有把寂寥中的文焰拉出來,眨眼的瞬間,霓虹燈雖然就在眼前,甚至感覺可以觸摸,但卻可望不可即。

終於,文焰累瞭,也乏瞭,他不想再走瞭,想找個地方安頓下來,他雖然沒摸口袋,但卻很清楚裡面有多少錢,酒店太貴瞭,賓館他也不想去,隻想著找個網吧湊合一下就算瞭,順便給手機充下電。

吹著徐徐的晚風,濕潤的,夾著一點泥土的氣息,路面像是剛被灑水車沖過,霓虹燈是親切的,它置於樹木灌叢之間,放射出一道道誘人的光。

經過一個小超市,還好,沒關門;老板在看電視。

“老板,請問一下這附近哪裡有網吧啊?”文焰問道。

老板繼續看著電視,文焰重復,老板伸出大拇指越過肩膀指向後面,文焰懂瞭,離開瞭。

同樣是穿行在城市間的霓虹燈,在文焰眼中,卻像是透過三棱鏡,可以看到它的很多面。

第二天,文焰乘著最早的一班地鐵,載著些許疲憊,些許心傷,離開瞭那些可能再也見不到的霓虹燈。

文/天心風竹qq1192162226

oa6y1v2p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